欢迎光临山东卫生报刊网![管理登录]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滚动消息:
关于我们
电话:0531-88927566
传真:0531-88957894
地址:山东济南市燕东新路6号
  • 首页 > 求医问药 求医问药

    远程医疗 零距离解题“看病难”

           

            

            在提供经济、高效和高品质的医疗保健服务方面,信息和通信技术正在发掘出巨大潜力,并促使一种远距离的医疗方式从概念变为可能。远程医疗,作为信息和通信技术与临床医学的结合,在解决一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挑战、拓宽医疗保健服务获得渠道、增强医疗保健服务水平等方面,正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生病后,人们不再急着出门就医,而是在家中通过简单轻便的医疗设备自行检测身体的基本健康指标,通过电脑终端连线医生,传送检测数据,与医生视频对话,完成门诊的全过程;在外地旅行突发急症,再也不用进行冗长的病史询问,人们只需出示一张个人医疗卡,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病例、过敏史,都记录在案,一目了然……这一切,并不是科幻小说里的桥段,而是世界远程医疗发展的愿景。


      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成本下降,使全球卫生保健提供者对通过新方法提供服务的兴趣日趋浓厚

      2013年,美国学者埃里克·托普在其新著《颠覆医疗:大数据时代的个人健康革命》中称:“医疗保健的数字化,已经势不可挡。”他坚信,数字世界和医学的交汇是不可避免的,变革已经在这个交汇的舞台上初见端倪。他在书中预言:“巨大的潜能正在酝酿,数字设备将会使得医疗保健和疾病预防更加精准——这是我们从未见识过的医学技术。”

      近10年来,数字化信号取代了模拟通信方式,信息和通信技术的成本迅速下降,全球的卫生保健提供者对通过新方法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埃里克·托普认为,智能手机、云计算、3D打印、基因测序、无线传感器、超级计算机……这些改变了我们生活的事物,将在医疗领域创新地融合在一起。目前国外远程医疗主要应用于开展远程会诊和治疗,借助电视会议或其他通信系统进行医学服务、医学资料计算机管理和网络化共享医学数据,一些西欧国家已研制并试用包含基本医疗信息的IC卡,使任何一家联网医院都可以得到有关患者的最新治疗信息。如今,医学技术和计算机网络通讯技术飞速发展,医疗信息化已不再局限于提供“远程医疗”,而扩大到了“远程卫生”和“数字化卫生”的范畴。“数字化卫生”的概念就是医疗服务的全面电子化和信息化,利用最先进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向广大患者提供方便、快捷且廉价的医疗信息服务。

      网络平台(如电子邮件、远程会诊和互联网会议)与多媒体(如数字图像和视频)的应用,在医疗保健的数字化中表现出巨大的活力,演变出两种远程医疗发展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主要存在于发达国家的网状医疗系统,即以病人为中心,将基于医院的医疗活动转变为直接面向国民的日常医疗保健。譬如心率、血压和血糖水平监测等生理参数测量仪广泛应用于远程监控患者。这一发展模式缓解了困扰地广人稀、医疗机构分布与人口布局不匹配地区的就医问题。在美国,会诊中心是美国冠军医学联盟旗下的重要机构,由多学科专家组成,以家庭为单位对患者进行联合会诊。全美国所有医疗教育资源实现了联网共享,其领先的远程教育水平促进了远程医疗的发展。

      挪威1995年启动的首个远程医疗计划,在施行的20年里成功缩短了急性心脏病从发现到治疗的时间。这种医疗系统既可以在病人家里使用,也可以在前往医院的救护车上使用,设备采集所需的数据传输给医院,医生进行分析后能够进行诊断,并给出紧急治疗方案。目前全挪威有超过100辆救护车使用了该系统,心脏病患者的治疗效果因此提高了15%—20%。

      第二种模式是在全国范围构建远程会诊平台,这种模式是发展中国家的首选。尤其是在低收入国家和基础设施有限的地区,远程医疗应用主要用来连接卫生保健提供者与专家、转诊医院和医疗中心。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公布的《远程医疗:在成员国当中的机遇和发展——第二次全球电子卫生保健调查报告》指出,“发展中国家首要关注的是基本就医问题,而服务水平依然不足。远程医疗可以带来巨大的机会,拓宽医疗保健服务的获得渠道,尤其是幅员辽阔而又缺乏医疗人员的非洲国家,远程医疗给那里的人民带来了福音。”

      报告指出,通过发展远程医疗,发展中国家提高了组织和收集病人数据的能力,有助于进行流行病学监测。对大众健康情况变化趋势进行跟踪,可以监测疾病的演变。此外,提供远程医疗服务时涉及的网络数据库和电子记录的保存,可以锻炼发展中国家的数据管理能力,从而使更多的协调服务受益,提高医院对患者的随访和评估能力。


     墨西哥

    起步较早,近半数的州普及了远程会诊。政府重视,医院和企业同样大力支持

      达里奥是墨西哥北部新莱昂州一个乡村的居民,今年50岁。去年5月因频发头疼到当地医院就诊,但医生反复诊断也未能找到病因。由于这家医院是当地远程医疗联网医院,经过与新莱昂州首府蒙特雷大都会医院远程医疗管理中心联系,大都会医院为他安排了远程视频会诊,通过网络接收了患者的放射图像和化验资料等。专家经反复推断,认定达里奥患了一种比较罕见的脑部肿瘤,于是安排达里奥赴蒙特雷就诊,因发现较早,手术获得了成功,目前达里奥已经完全康复。据蒙特雷大都会医院医生佩德罗介绍,这只是该院众多远程医疗案例中的一个代表,新莱昂州是较早推行远程医疗的地区,目前该州已经建立了一个远程医疗管理中心,与全州6个乡村医院和4个卫生所联网,为当地居民提供远程医疗服务。

      墨西哥的远程医疗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据墨西哥全国卫生系统先进技术研究中心远程医疗部主任安德里安·巴切科介绍,和世界上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墨西哥面临着医疗发展水平整体落后、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据统计,大约26%的人生活在偏远的乡村地区,而该国优质的医疗资源和专家集中于大城市,偏远和交通不便地区的医疗资源匮乏,缺乏最基本的医疗健康服务,远程医疗可以帮助消除地理障碍,借助信息技术和先进医疗设备提供更好和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从而降低医疗服务的门槛,惠及更多普通百姓。

      墨西哥卫生部下属专门机构——全国卫生系统先进技术研究中心于2000年正式开展全国远程信息医疗发展计划。该计划分为3个侧重点:远程会诊、远程医疗教育、建立全国范围内的病人信息库。经过数年发展,截至2012年,墨西哥32个州已经有14个州普及了远程会诊,23个州普及了远程教育。除了政府重视,这一发展也得到了医院以及企业的大力支持,例如墨西哥最好的私立医院之一南部医疗中心就在2006年3月开始与墨西哥州的一家医院展开远程医疗合作,每周一到周五每天固定时段由不同科室专家进行远程会诊,为偏远地区的民众提供更精确的诊断以及更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同时减少挂号以及就诊的等待时间,节约了时间成本和财力等。目前,该院的内科、皮肤科、神经内科、整形外科等参与了这一远程会诊项目。墨西哥最大的电信公司斯利姆集团旗下的非营利性组织斯利姆健康发展中心也推出了一项针对孕妇和新生儿的健康项目。这一项目利用该集团的网络平台,通过相关设备将其在全国建立的诊疗中心接入网络,从而对当地孕妇进行实时监控和产前检查,并将数据传输给专业的医师监控分析,对化验结果进行远程分析和评估。目前,该项目已经在墨西哥全国12个州建立了30个母婴接待中心,由该集团赞助的高水平医疗团队累计提供了72万项医疗服务,81万名妇女和婴儿从中受益。

      巴切科表示,墨西哥远程医疗的发展速度虽然很快,但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与挑战,首先,许多基础医疗点缺乏必要的网络等基础设施配备,无法接入远程医疗网路。此外,许多设备缺乏维护,缺乏专业技术人员操作。因为一个患者可能同时由数个医生进行诊断,医生的责任需要进一步明确,新型诊疗方式也对医患之间的安全感和信任感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为此,他表示,在远程医疗发展过程中,一定要着眼未来,制定长期发展计划,根据各地情况决定相关设备和人员的配备情况,以免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

      非 洲

      成为弥补非洲国家医疗资源不足的重要手段,国际医生对非洲的跨国支持尤为珍贵

      非洲许多落后、偏远地区都存在看病难的问题,一些地方要走上好几天才能找到一家大型医院。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非洲国家整体上每10万人口对应25名医生,而在接受调查的48个非洲国家中,国内为10万人服务的医生不超过10人的有25国。非洲患病人数占世界总数的24%,但医疗工作者只占世界的3%,非洲地区医疗支出仅占全球1%。远程医疗成为弥补非洲国家医疗资源严重不足的重要手段。

      南非是非洲建立远程医疗系统较早的国家。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医疗卫生部门方面的材料称,最初的南非国家远程医疗计划分为3个阶段,计划成立国家远程医疗研究中心,从1999年开始5年时间内在南非自由州省、姆普马兰加省等6个省建立起28个重要站点,其能力范围涵盖远程放射学、远程病理学、远程超声等方面,并在不同省份的网络站点间建立有效连接。

      南非移动网络发展速度迅速,是非洲最大的电信市场。南非医学研究理事会发布的《2012年至2016年战略计划》中称,移动医疗已成为远程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理事会同卫生部门紧密合作,将移动医疗作为解决偏远地区看病难问题的重要工具。德勤会计师事务所预计,伴随着手机价格下降,智能手机在非洲覆盖率将从2014年的2%左右提升至2020年的30%。南非媒体报道称,一定数量的南非年轻人正处于开发健康应用程序的前沿。一个2012年开发出的手机应用程序可用于检测皮肤癌,而开普敦一位年轻人开发的应用程序则能通过对人眼拍照并对比不同照片瞳孔变化情况,查出此人受毒品与酒精影响的等级。

      在非洲,推广远程医疗离不开宏观战略计划和充足资金的支撑,然而投入与电子健康所发挥的效果尚不对等。南非卫生部2010年一份报告指出,当年年初南非86个远程医疗站点中只有32个可正常运行,不足总数的一半。南非的卫生信息系统相互间一直缺乏协调,由于卫生部并没有专门用于电子健康的资金,支撑电子健康系统的资金多来自地方政府拨款,不同地区投入差别很大。《南非2012年至2016年电子健康战略》中称,一个强有力的国家电子健康战略对不同项目协调极为重要。

      医疗专家的不足成为非洲远程医疗发展的重要挑战。远程诊断指导能使受帮助的医务人员能力获得提升,但许多非洲国家每年能培养出的医务人员数量十分有限,不少领域缺少专家。在这种情况下,国际医生的跨国支持尤为珍贵。有报道称,以推进移动健康服务为宗旨的国际机构“移动健康联盟”已决定2014年将总部从美国移至南非,致力于进一步缩小非洲远程医疗同世界其他地区的差距。同时,南非医学研究理事会、斯坦陵布什大学、开普半岛科技大学等机构都在从事对电子健康的研究,夸祖鲁—纳塔尔大学纳尔逊·曼德拉医学院则在2002年开设了远程医疗系,培养远程医疗领域研究生,为本省乃至全国培养人才。

      中 国

      发展水平已超过加拿大、日本等国,可缓解“看病难”、减少过度医疗,同时也是有效的培训手段,在应对突发事件时优势明显

      1995年,“远程医疗”这一概念就进入了国人的视野。当时,一封紧急求助信从北京大学通过互联网发往全球,希望救助一名病症罕见、生命垂危的年轻女大学生。10天内,世界各地近千封电子邮件纷至沓来,刷新国人传统的面对面就医观念:原来足不出户,就可以求医问药。

      1997年,国内首家远程医疗中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远程医学中心成立。刚刚起步时,软、硬件的限制比较多,显示设备是一台老式电视机,中心只有两间屋子、两个医生。

      随着国内越来越大的远程医疗需求,加上技术手段更新加速,专家资源不断充实,近5年来中国远程医疗发展迅速,开展的医院越来越多,而且覆盖了医院越来越多的科室。如今仅301医院每天就进行心电科会诊30多例,多时达100例,每年会诊4900例以上,远程教育220课次。

      硬件上,目前全国远程医疗网络已经可以实现分级远程医疗。普通常见病省内会诊,以省为单位和全国大医院实现对接。新疆已经实现了全疆远程医疗覆盖,并和四川华西医院联网,如有需要,可以向四川申请远程医疗帮助。未来还会逐级延伸到乡镇卫生院一级的农村医疗。经过多年的发展,301医院的远程医疗已经从最初的电话、窄带会诊,逐步走向宽带、卫星会诊,从当初的点对点服务,逐步扩大到点对多点甚至多点对多点服务,实现了窄带与宽带网络建设、地面网络与卫星通信共存的宽窄并举,“天地互联”综合应用远程医学平台。

      软件上,不断更新的远程医疗平台已经可以实现CT、核磁共振数据实时传输和课件实时演示等最新功能。2010年,301医院开发了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远程医疗平台,并且开放、共享。

      为何要大力推动远程医疗的发展?301医院远程医学中心主任张梅奎告诉本报记者,远程医疗能够从根本上缓解“看病难”这一老大难的民生问题。他认为,目前造成“看病难”的客观原因,是医学人才分配不均。远程医疗的出现,突破了传统就医时间空间上的限制。此外,远程医疗也是有效的远程培训手段,可以帮助基层医生迅速成长。

      “以前我随医疗专家组下基层时,面对排成长龙问诊的病人,感觉自己为患者提供的帮助十分有限。远程技术不仅让我帮助更多患者,还可以为大量基层医疗单位提供临床示范,分享传播自己的医疗经验,最终帮助更多的病患。”301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杨仕明在结束了一次远程会诊后,颇有感触地对记者说。

      远程医疗让看病更加透明。张梅奎向记者直言,针对过度医疗的问题,远程会诊中双方医生远程讨论病情对症下药,整个治疗过程更加透明。

      远程医疗还是应对“急、难、险”突发事件的重要手段。汶川地震、玉树地震、芦山地震发生后,都有远程医疗工作者的身影。2013年12月6日,按照总后和卫生部的安排,301医院远程医学中心、空军总医院、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与“和平方舟”号海上医院船远程连线,开展了对菲律宾灾区的人道主义远程救助,为3名菲律宾籍患者进行了救治。2013年四川芦山、甘肃岷县漳县地震,301医院远程医学中心为地震灾区开展远程会诊和手术指导就达93例。该中心的服务范围已辐射到军队的海岛、边防哨所以及边远贫困欠发达城乡地区,做到24小时响应。

      远程会诊能够实现医疗资源的二次分配。目前基层医院医疗设备使用率不足四成,而全国重点医院的医疗设备普遍超负荷运转,远程会诊让更多患者免于路途劳顿,选择在当地就医检查,分散了拥堵在全国几家重点医院的就诊人群,提高了基层医院的就医率和设备使用率。采访中,专家还指出,远程会诊也要实现常态化,否则同样会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这不仅需要普通患者就医观念的改变,还需要整个基层医生队伍素质的提升,远程医疗政策、标准、规范的健全。

      随着医疗信息化的不断推进,未来的远程医疗将实现社区医院、乡镇卫生院、县级、市级、三甲医院大系统分级就诊的体系。远程医疗的创新服务——远程门诊、远程查房也在探索当中。未来,“随时随地开展远程会诊”不仅可以在患者方实现,医生一方也能实现。

      “必须意识到,远程医疗对中国而言还是个青涩的学科。”张梅奎对记者表示,目前医院使用的软件系统不兼容、信息传输讯道不同、应用软硬件不一致,在沟通和交流上已经出现了一些困难,医疗规范与技术标准不统一的问题比较突出。作为远程医疗的支持和依托,专家资源十分重要,远程医疗人员团队需要进一步加强管理。“由于国内的强烈需求和有关部门的重视,中国远程医疗水平目前已经超过了加拿大、日本等国,来访的国外研究人员都十分惊叹。在国内领先医疗机构的引领示范作用下,中国远程医疗将会有长足的进步。”张梅奎说。

    原标题:远程医疗 零距离解题“看病难”编辑:王海勇 来源:人民日报

     

    上一篇:智能导弹技术“潜入”人体小肠

    下一篇:体检后,六类人要做健康管理

    联系方法 | 网址域名 | 浏览建议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法律责任 | 网站致谢
    中国 · 山东
    本站由山东卫生报刊社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者建立镜像
    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燕东新路6号 EMAIL:sdwsbks2013 @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 鲁ICP备1100889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