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广告

欢迎光临山东卫生报刊网![管理登录]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滚动消息:
关于我们
电话:0531-88927566
传真:0531-88957894
地址:山东济南市燕东新路6号
  • 首页 > 健康教育 健康教育

    一例印度来华麻风患者的接诊经历

    一例印度来华麻风患者的接诊经历

    山东省皮肤病医院   刘 红

    6 月 3 号上午 8 点半左右,我接到张福仁老师电话,让我到专家二门诊处理一个来自印度的疑似麻风患者。在门诊等了约半小时后,我院一位老师带着一个肤色偏黑的印度小伙推开了诊室的门,我当即观察了下患者,眉毛浓密,非常健康的青年。我随即问这位老师,考虑麻风吗?

    她说临床不像,病史仅 2 天,就在左侧胳膊上有块红斑,考虑虫咬皮炎。担心由于语言的问题,她还特意多问了患者几遍,确认就是 two days ago 出现的皮疹。我一听这么短的病史,虽然自己临床经验浅,但也觉得不可能是麻风。为保险起见,我又详细询问了患者的情况。患者27岁,来自印度加尔各答,半个月前因公来到聊城。2天前左前臂内侧出现红色斑块,痒、偶尔有点痛,据他自己称通过公司知道省皮肤病医院的张福仁教授是著名的皮肤病专家,所以想过来请张教授确诊。我们又仔细看了下患者的皮疹情况,在左侧肘部大约 3*3cm 大小的暗红色斑块,因患者本身肤色深,所以斑块不明显。不论从病史还是临床表现,又正值夏天蚊虫多的时节,我们觉得首先要考虑虫咬皮炎。不过联想到麻风的特殊性,想到麻风早期的临床表现可以多种多样,想到既往见到的由于误诊延迟诊断出现严重畸残的麻风病人,这名患者又是来自印度这个全球麻风发病率最高的国家,实在不敢用“临床不像、病史短不可能是麻风”来排除它。基于这些考虑,我建议患者做病理检查,他一听要切点皮损,下周才出结果,坚决不接受,告诉我他的签证还有 3 天到期,必须要返回印度。尽管我承诺把结果翻译成英文通过邮件发送给他,他也不接受。略微僵持了一会儿,最后建议请另一位主任会诊,如果他也觉得不是麻风,那就对症处理。于是我带着患者到一诊室,陈老师给他做了浅表感觉检查、神经触诊,均没发现异常,建议患者回印度处理或者在本院做细菌学检查。经过劝说,患者勉强同意了。在查菌过程中我还是试图劝说患者做病理,组织液查菌的敏感度只有 30%-40%,即使查菌阴性也不能排除麻风,但还是遭到拒绝。等待查菌结果的时间内,我给张老师发了微信,简单介绍了下情况,还附上我们的看法,认为就是虫咬皮炎,如果查菌阴性,就一般处理了,其实当时心里认为查菌肯定是阴性的。谁知,信息发出去不一会,接到真菌室王淑芬老师的电话,查菌阳性。当时的心情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也着实后怕了一把,所幸的是坚持让他做了初步检查,更幸运的是结果阳性。

    告知患者这个结果后,初始他接受不了,要马上返回印度。我建议他还是在中国完善相关检查,特别是HLA-B*1301的检测,现在只有我们能做,这个位点印度人频率在12-20%之间,假如阳性,联合化疗后可发生严重的药物不良反应!这次沟通由于有了查菌的结果,容易了些,最终患者接受建议同意抽血、病理检查。3 天后,病理、qPCR 结果确诊为麻风,HLA-B*1301 的检测阴性。

    现在全部检查结果及治疗建议已经发给这名患者,他业已返回印度开始接受联合化疗。

    在后来与张老师的汇报沟通中,我们对这个患者的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原来患者最初到了聊城市第二人民医院,乔少华医师接诊,为排除麻风而转诊本院。值得一提的是,聊城二院的耿文军医师在今年 4 月份已成功转诊一例疑似麻风病例并最终被省皮肤病医院确诊,这是聊城二院今年转诊并最终确诊的第二例早期麻风患者。在此特为聊城二院皮肤科的耿医生、乔医生的高度警觉性点赞! 其实,仔细察看皮损还是能够发现早期麻风皮损的线索的,本病例皮损中间的空白区是麻风早期皮损的特点之一,乔医师观察到了!为乔医师的精湛医术再次点

    赞!

    麻风的流行虽然已得到了控制,但离消除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作为皮肤科医师,我们不仅要提高警觉性,发现早期的本地麻风患者,更要对来自东南亚、南美和印度以及来自国内云南、贵州和四川等麻风高流行区的皮肤病就诊者保持更高的警觉,以发现麻风可疑者并及时转诊!

    以上是接诊这例印度患者的全部过程,6 月 3 号上午 2 个多小时的时间都用在处理这个患者身上,时间有点长,话也说的极其多,感触更是颇深:其一就是再次意识到检查的必要性、重要性,临床经验固然能给我们提供诊疗线索,但单凭经验做出判断,特别是对我们年轻医生而言,是导致误诊、漏诊的主要原因。平时跟张老师门诊,听他谈的最多的话题就是不断告诫我们临床诊疗工作一定要遵循证据,不能仅凭经验!诊断的目的在于确定病因或疾病的性质,在于区分感染性、非感染性、良性、恶性疾病,而这些都是需要依靠各种检查来完成,单靠肉眼给出诊断往往造成漏诊、误诊,这不仅仅是对患者的不负责任,更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就如这名印度患者,2 天的病史,就单纯一红斑,从临床拟诊虫咬皮炎到查菌提示最终病理确诊麻风,现在想来仍觉得有种戏剧性的反转;体会之二就是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需要不断提高我们的沟通技巧,主导患者遵从医嘱。医生面对的主体是人,让患者理解、遵循你的诊疗方案很大程度上要依靠沟通技巧,也就是会说话。在对这名印度患者的处理上,沟通时间长达半小时,虽然最终成功,但无疑耗时过长!今后要更多的学习以提高自己的交流能力,能像张老师那样用简捷、通俗的语言把复杂的问题三言两语说的清清楚楚,使患者心诚悦服、遵从医嘱!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用这句诗结尾,似乎不是那么贴切,但总结这次接诊经历,脑海中浮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我的临床工作时间尚短,来自师长的教导,道理已然知道很多,但这次亲身体会却是深刻淋漓,足够我铭记终生,唯一庆幸的是这次事件是对既往所学道理的印证,而不是一次教训。

     

    上一篇:骨盆运动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方法 | 网址域名 | 浏览建议 | 网站地图 | 隐私保护 | 法律责任 | 网站致谢
    中国 · 山东
    本站由山东卫生报刊社主办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或者建立镜像
    地址 :山东省济南市燕东新路6号 EMAIL:sdwsbks2013 @163.com
    信息产业部备案编号: 鲁ICP备11008895号-1